001 序曲(1 / 2)

夜22点。

伦格尔押着棒棒糖的队伍在途中遭遇了一群高级魔物的袭击。

许是深入沼泽区域的缘故,他们队伍人数不少,聚集移动便是较大的目标群,加之魔法灯自踏入这片区域后从未熄灭,无形之中便也成为了魔物的目标。

夜晚玩家可视度仍受到魔雾的影响,这些怪物数量不少,也不知本就处于这片区域还是察觉了入侵者才聚集过来。

原本零小七等人打算越过沼泽就把囚车再放出来,不想就在边缘坐标处被高级魔物突袭。

场面一时有些混乱。

百来只魔物把整个队伍围得水泄不通。

“保护好棒棒糖。”零小七沉声命令,下一秒隐身没入阴影之中再不见身影。

摇光在不远处就察觉了动静。

她借着混乱的局势慢慢拉近了与伦格尔队伍的距离。

不想刚停在八码位置,伦格尔队伍中脸上缠绕绷带的男人视线漫不经心扫向她所在,摇光躲在灌木丛后只因对方这一记眼神,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,让她脑袋陷入两秒的空白,回神过来后缓了呼吸,犹觉得这人实在太过敏锐了。

他并未攻击过来,淡淡收回目光便指挥着猎犬开始扑杀魔物。

摇光的确有趁着这场慌乱去带走棒棒糖两人的打算,可零十六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扫,却让她犹豫着要不要行动。到底是发现了她,还是没有?

她拿不定这个主意。

就在这踌躇的几秒间,局势却很快稳定下来。摇光咬着唇,心想:到底是屠城的精英,高级魔物果然奈何不了他们,若她刚刚冲进人群,现在又是否能全身而退?

也便是如此,她突然不太明白零十六在想什么...这个人令人捉摸不透。

魔物群并未在瞬间就被斩杀,只是局面很快压下来,他们也同样围成了圈,将棒棒糖两人护在圈内,阻断了两人退路的同时,也做到了全方面抵御魔物袭击。

摇光沉默着拉开距离。

她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,但这几分钟的时间她却察觉出了一个问题。

或许屠城已经知道他们的人都进入了伦格尔,但他们就是不动手,甚至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。

陷阱已经设好,就等着猎物跳呢。

那零十六大概是发现了她,却没有把她找出来击杀了,任凭她一路跟在后面。

不就是想让她不断给公会的人透露行踪么。

他们真的能救出糖糖队长?

这一刻,摇光动摇了。

前方队伍再次前行,她立在原地,拳头松了放,放了又不自觉紧握。

恰时浮世绘消息发来询问他们现在到了何处。

摇光没有回复,她关掉消息框跟上伦格尔的队伍,心里反复问着自己,这样让公会的人置身危险,真的好么?

当然,她不是在怪棒棒糖。

只是害怕,大家此行有来无回,她不想看见公会破碎分离的那天。

“摇光没回消息。”浮世绘揉着眉心,语气多了几分担忧,“难道被发现了?”

“或许只是没留意消息。”

浮世绘点开其他好友信息,看见北溪发来的消息时,眉宇间的乌云终于散去了些。“会长他们已经在特尔根城了。”

“那么快?!”孔雀讶异,而后便是欣喜。“到时便可以在城内跟我们一起打配合,也可以直接在城门外截了他们。”

“到了再商议。其他人还在路上,都还远着。”他们这一路不敢停留太久,现在离特尔根城也还有些路程。

“走。”

不打算再浪费时间,一行人又再次启程。

今夜,盛世注定是热闹的。

机械时代曾遭受重创,在他人看来本就摇摇欲坠的公会,如今又与屠城正面扛上,胜率能有多大。

不少人都在等着看这场笑话。

真的会是笑话么?

罗生门坐在石柱上望着眼前界面上不断刷过的话题,无声笑了。这些人或许不知道,他们敬爱的会长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“队长!”

下方飞鱼带着一队人急匆匆跑来。

罗生门笑意微敛,跃下三米高的石柱,黑色长衣飘扬,他迎着几人走去。

“都慢点,说说怎么了?”罗生门语速不疾不徐,嗓音偏柔却不过分女气,温柔的声音抚平他们心中的焦虑,让人心有所依。

飞鱼也稳住了凌乱的气息,他整理了一下思绪,便开口慢慢道:“泽恩斯区那边发现了大量的魔物。”

泽恩斯?

罗生门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那片区域的信息,眼眸微垂,那是山精的领域。

那片区域多是险峻的高山,又有一群能操控植物的山精看守,魔物才迟迟攻不进阿佩拉斯边缘区。

没想到黑暗阵营趁着他们与屠城开战,竟将目标转移到了泽恩斯。

山精么…

这个种族并不算庞大,可若是毁灭,对他们也会造成不小的阻力。加之阿佩拉斯如今局势紧张,他们不能再失去同盟。

“五千人跟我一起过去,其余待在克洛克达尔。”

“是。”

夜色逐渐加深。

泽恩斯区域也陷入一片寂静。

山与山的交合处,是山精的村庄。

村庄的房屋皆由石头堆砌而成,四周也建起了高高的篱笆,斜坡处还有几只提着长枪或持着长剑来回巡逻的山精。

它们瘦弱的身躯披着不合身的破烂盔甲,赤脚踩在石板路上,一个个皆是愁容满面。

黑暗再临,这所隐于深山的祥和之地也不幸被卷入了这场灾难之中,所有人都在劫难逃。近来族中已死去不少战士,从黑暗蔓延此处开始魔物的袭击从未停止,日复一日,什么是时候这片土地才能迎来黎明?

篱笆上燃烧的火把无法驱散已弥漫开的黑暗魔气,这里曾经鲜花锦簇,绿意盎然,如今不也是一片荒凉,已被世人遗忘么。

它们该怎么存活?

一声叹息落下,不远处草丛传来“沙沙沙”声响,于无声之地如雷鸣轰响,令人心惊之余更多了不安与恐惧。

几只山精迅速聚集,低语交谈。

附近频道:

【山精语】:ζoeδ(去那边看看)

【山精语】:piζw(得去通知大家)

语落一瞬,震耳欲聋的吼声才传至耳畔,黑影极速涌出,直接扑在了其中一只山精身上,獠牙刺穿胸膛,鲜血四溅,那绿色身躯抽搐了几下,便被后面相继扑出的魔物瞬间撕裂,短短数秒只余残骸。

【山精语】:kψζ!(敌袭!)

声嘶力竭的吼叫在夜色下炸开,一时间寂静的村庄陷入恐慌与喧闹。

战士们拿上武器纷纷冲出,山峰半腰处无数火光点燃,数不尽的人影跃下,很快与突破了篱笆屏障的魔物纠缠一起。

厮杀声响彻这片区域。

“这些山精能召唤植物很难缠,只是几只高级魔物可吃不下它们。”

泽恩斯区不仅仅只有这一处村庄。

这片区域都是山精的领地。

它们住在石头屋,但更多也会住在高山洞穴里。

四周隐入黑暗,或被植物遮掩的村庄就有上百个,山精的数量少说也有几十万。且它们是npc,等级最低都有141级。

低级魔物奈何不了它们,中级魔物也只是手中植物的下饭菜。

因阿佩拉斯在他们黑暗阵营已是特殊区域,召唤领主以及高级魔物的次数随着时间逐渐减少,之前从一个星期,到了现在半个月才可召唤两次。

而除却召唤次数,对于魔物数量也渐渐有了召唤难度。这也是为何他们迟迟攻不下阿佩拉斯的原因之一。

“我有召唤领主的机会。”白骨语落,嘴角微微上扬。

这一仗,势在必得。

身旁的银生摸着下巴,想说以白骨的声望能召唤的领主必定不是普通的,用在这小小山精族是否小题大做。

可又想起他们反复栽在山精手里,防线都突破不了,又如何夺回深渊之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