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口无遮拦(1 / 2)

蓁蓁美人心 十四郎 6405 字 1个月前

先前种种声势浩大的巡逻驻守,至如今莫名跌软,实实诡异。

昌元妖君素来以刁难修士而闻名,因为太上脉的名头跌软倒有些不像他,就算真跌软,他也不该派个三公子装腔作势地当面赔礼。

眼见三公子驾车远去,秦晞便细细打量长钜谷。

这奇异的山谷外窄内宽,谷口狭长曲折,正处于两山叠合处,曲径通幽一般。

袖子忽然被人轻轻拽了下,却是令狐蓁蓁,她满脸写着不高兴:“你不是答应我在进谷前走丢几次?”

他有点儿为难:“令狐姑娘,就算是我,也不大可能在齐整大道上迷路。”

见她满脸不高兴变成了满脸愁云,秦晞亲切提议:“还不知昌元妖君在谷内有什么布置,不如到了西之荒我再试试能不能走丢?”

“你保证?”令狐蓁蓁直直盯着他。

“我尽量。”

总觉他是在诓自己,不过现在她有钱了,倘若情势不妙,去西之荒后她偷偷租个坐骑,直接回师门大宅,不信他找得到她。

秦晞看了她一眼:“你是不是在想,你有钱了,到西之荒能租得起坐骑逃跑?”

“没有。”她使劲摇手。

他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:“我们此番来大荒是为了游历风土人情,增长见识,并非赶路,倒没考虑过令狐姑娘可能有什么要事在身,你若急着回去,那等我一天,待我把欠债结算……”

她顿觉一个脑袋三个大:“我没要事,我带你们去定云城。”

“令狐姑娘的目的地也是西之荒,原本是想去哪儿?不如我们先送姑娘过去?”

她好似在叹气:“我也是要去定云城,账到了地方再算吧,我问师父借钱。”

秦晞忍俊不禁:“借钱是为何?我不是说了,你给的起。”

她不信,姓秦的好像是真话假话好话坏话混在一块儿说的。

他明明说过“不是别人给什么就一定要还钱”这样的话,害她思索绝世难题思索了一整天,终于觉得好像有一丁点儿领悟的时候,他又开始跟她提救命债的事,把她七寸拿捏得死死地,想想实在不爽。

这姓秦的一会儿好一会儿坏,总觉虚实难辨。

“令狐姑娘,我们也算共患难过,有些小事,就实在不必谈钱了。”

秦晞没了狐狸耳朵,便好似没了软肋,又摆出气定神闲的模样,一点都不理解她的纠结,一面走,一面又道:“但是,救人性命可不同,我相信姑娘是知恩图报的人,也请姑娘信我不会狮子大开口。”

哦,好吧。

令狐蓁蓁舒了口气,她一向利索干脆,二话不说领着三位修士进了长钜谷。

沿着狭窄曲折的道路走上一段,眼前豁然开朗处,便有一座荒村。

百年时光已过,加之仙术摧残,荒村除了些许轮廓,根本已看不出模样,唯有东角尚矗立几座石屋,被冰雪覆盖了大半。

秦晞探头往里看,这几间石屋与云雨山那个一模一样,一看就是术法凝聚而成,里面空荡荡地,一扇窗也没有,不知是哪位修士前辈所造。

他拂去石壁上的残雪,忽见墙角处有一片巴掌大小的羽毛刻痕,深邃而清晰。

好像有些眼熟,这个印记他似乎在何处见过,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,正沉吟时,周璟凑过来低声道:“元曦,签文上说‘深谷为陵’,那‘为陵’二字甚不吉利,该不会指咱们要在这谷里出事吧?”

秦晞一言难尽地瞥了他一眼:“七师兄,人偶尔还是要读些书。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,应当跟你猜的不是一个意思。”

他娘的,烦死他了。周璟怒道:“你又知道签文是你说的意思!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秦晞坦荡承认,“或许签文就是七师兄讲的浅薄意思,怪我想复杂了。那咱们今晚都别睡,好好守夜。”

周璟扬手就给了他一下子。

*

无论昌元妖君的前倨后恭所欲何为,他确然兑现了承诺,众人在地形复杂的长钜谷内没遇到任何障碍。

冬月十三,山寒水冷,他们顺利出谷,离开了南之荒这块是非之地。

暌违半个月,叶小宛终于在西之荒的渡口见到了曾静与罗之云二位师姐,回想在大荒诸般遭遇,三人抱头大哭一场。

周璟见曾静絮絮叨叨只是与自己不停说感激话,不由皱眉笑道:“有空说这些,倒不如请我们喝酒。他娘的,好容易离开南之荒那鬼地方,今日须得痛饮三百杯才是!”